直击牛郎(下)顾客喜新讨厌牛郎常换地点保鲜

浏览量307 点赞462 2020-07-26
直击牛郎(下)顾客喜新讨厌牛郎常换地点保鲜眼前这个J先生,壮硕的身材,俊秀的脸庞,优雅的谈吐,和一般油里油气又言之无物的牛郎差很多。“我之前曾在新加坡牛郎店服务,收入和这里的相差起码几倍,也试过两星期内就赚入马币4000令吉,小费也有几百令吉,但由于消费者的嗜好一直在转移,客户都有喜新厌旧的趋向,都只精挑年轻的“牛仔”,再风光的老牛,也会有一天不再被客人青睐,所以,为迎合客人的口味,我们唯有不停地更换工作地点,才能延长工作寿命。”来自新山,22岁的J先生于半年前投入牛郎业,目前他是瞒着家人偷偷“卖身”,脸上已出现疲态的他表示:“最多一年就洗手不干,不想终日再过这种寄生虫般的生活,受够了。”牛郎店是老女人去的地方,同样的,同志牛郎店也是老男人常去的地方,但任何牛郎也非得“幼齿”为遴选“牛郎”的标準,而且要日日新鲜,所以这种强调“幼齿服务”的牛郎店天天都是门庭若市、座无虚席。目前仅仅是同志牛郎店在槟城就约有六七家。“你以为当牛郎很容易吗?我一开始的想法也和你一样,以为和客户喝喝酒,哈拉一下,就可以领钱了,可后来才知道,根本不是那一回事。”从新加坡回来大马找吃的J先生,不过半年的时间,已有显着的倦怠。“幼齿”是牛郎标準22岁的J先生,俊秀的脸庞下,蓄着一头长髮,说起话来总不知觉地皱起眉头,开场白就说了这幺一句:“再多一年,就不干了。”语气坚定,“去”意已决,记者当下多想握他的手说一声恭喜。“牛郎的寿命比酒女长一些,但是当年老色衰,再也没有客人点檯之时,也只能黯然退出。有一些人靠着长期累积下来的人脉,还可以升格为牛店大班,重操旧业,但是大部份的牛郎,都是从此消失在茫茫人海,音讯全无。”趁现在还有些本钱,J先生希望半年后,能回头是岸。家境不好,也没有一技之长的J先生,基于是家中的长子,高中毕业后就急于找一份工作来填补家用。但却久未能得志,一天打两分工,散工、餐厅服务员全都试过了,但还是希望能减轻家中更多的负担。“爸妈都老了,小妹最后又决定到国外深造,这个重担就落在我的身上,先不管我将会如何,我关心的只是我弟妹的前景。”最后,他选择相信新加坡朋友口中的“机会”,到新加坡去当一名按摩院小弟。为了养家才当牛郎他说,朋友果然没骗他,他服务的那间按摩院,的确是有很多“门路”的。“那是一间男性按摩院,但和我所想像的完全不同,我尽了全力去学最精湛的按摩技术,没想到并不完全派上用场。”也就是说,客户要的不是纯按摩,而是更“深入”的护理。新加坡客非常直接,常在按摩后就会“开门见山”直问:“还有提供其他的服务吗?”说完还会把一大堆的钞票往他身上塞。“过后我就完全明白朋友口中的机会了,我是个没学历没前景的人,我知道我是没理由放过这些机会的。”初时,J先生最极限只是脱光衣服为客户按摩,至于再多的要求,他都会一口拒绝,但不到两个月,他就“豁”出去了。“试了几次我就觉得无所谓了,不过是闭着眼睛这里摸摸、那里摸摸、加上吹吹拉拉,也就完成了“半套”的服务项目,男客如果还有真枪实弹的要求,则再加价做完‘全套’就是了。运气好时,我分分钟可在两星期内赚取4000令吉,我,只能靠出卖和透支自己仅有的年轻体魄来养活自己。”1年后就不做了J先生说,光顾的客户很多都是上了年纪五六十岁的男同志,但也有很多是有家室的专业人士。“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专业人士如医生和律师,就算很清楚本身有同性倾向,为掩人耳目和对家人有所交待,通常都会结婚生子。但婚后往往还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,用钱向牛郎买欢,则成了他们解决问题的方法。”谈到这里,记者还是忍不住问了最隐私的问题:“那你是同志吗?”似乎是被问多了,他笑了笑抽了口烟回答说:“我也不清楚,这问题我也常问我自己,我想我不是吧。”在未成为牛郎前,J先生曾交过女朋友,女生爱上另一个条件不错的男生,他们就这样分手了。“目前我知道我是没资格谈恋爱的,再辛苦努力多赚一些钱,摆脱这工作后,我会再考虑这问题。”只多给自己一年的时间,那是因为他很清楚地看到这行业的未来。“我半年后会从新加坡转到槟城,那是因为我知道,一个牛郎的条件再好,口才再一流,也很快会被淘汰,店内的牛郎每个月都会更新,尤其是泰国的牛郎外型不错按摩技术又超好,竞争太强烈了。”这半年来,虽然收入可观,但每当照镜子时,J先生会开始觉得镜中人是如此的陌生,更有了厌恶的感觉,甚至在面对客户时,常会感到噁心。“已被出卖的灵魂,变的不再是自己,而是别人的玩物,像极了一只没有尊严,只一味想讨主人欢心的狗!”看“菜单”选牛郎很多牛郎店都是“挂羊头卖狗肉”,只有“行内人”才摸到门路,所以来光顾的客户,通常都是心照不宣的。一个客人在按门铃前,店内的负责人会先“打量”对方,在确定不是来找碴后,才会放心开门让他进来。接着负责人就会问对方要茶还是咖啡,同时就会拿出一本“菜单”,“今日菜单”的内容会很仔细地列出约十多名牛郎的照片和资料,有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牛郎,任君选择,而价格都是相同的。在客户选出心仪的牛郎后,态度良好的负责人就会很仔细地解说每一项服务的价钱,而每一种不同“层次”的服务都会有不同的价格,越“深入”价钱就会随着提高。“牛郎比客户更怕染上疾病,所以通常都会先做好安全措施,若客户不守规则,牛郎是有权力拒绝服务。”负责人表示。他说,店内的牛郎每两星期都会更新,以“幼齿”为首要条件。但牛郎无需每天都守在店内,都是24小时On call,但通常店内必有几名“备用”牛郎,若客户等不及,就只好要“现成”的。偶尔也会有房间不够用的时候,在这种情况下,客户只好排队等候。“生意好的话,一些牛郎一天也会接六七名客人,加上小费,收入算是可观的。”面对勃起问题接客次数受限制“一旦生理上出现疲态,牛郎就会面对“勃起”的问题,所以接客次数受限是牛郎和妓女最大的不同。”J先生说,应付没有感情的“交易”,牛郎通常都会很努力地靠“意识”去控制自己的生理情绪,以“磨擦”和刺激性器官来达到“情绪的升温”,但这种情况长期消耗下去,其实对牛郎的身心都会造成很大的伤害。 “所以,如果面临超出预算的客户人数,牛郎通常都很有节制地做取捨,‘全套’就只做几个,而其余就只做半套服务,再不行,就把机会让给其他的牛郎。”/副刊‧报导:林春莲‧2007.03.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