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杰伦都35岁进入前中年了,还要继续走年轻路线吗?

浏览量306 点赞737 2020-06-25

今年35岁的周杰伦,即将于明年1月18日他生日那天,与21岁的女友昆凌结婚。昆凌对于能够嫁给周杰伦,她难掩喜悦地说,「很幸运很早遇到对的人」。是不是遇见妳的Mr. Right,有待时间验证,但我必须提醒昆凌,一个男人会把结婚典礼订在自己的生日,不是一件寻常的事,箇中意涵值得妳去推敲。

由此,我又联想到了周杰伦这两年勤练健身,把肚子练成洗衣板的事,当时难以理解,为何一位名满天下、才华洋溢的歌手,照理说不必在意身体形象,为什幺还要去练腹肌?如今对照他处理婚事的方式,大概可以看出端倪了。

有了这两件事的映照,再来看周杰伦的最新专辑《唉呦,不错哦》,视野会更加开阔清晰。这张专辑里头,照例有周杰伦自己写词的三首歌,〈算什幺男人〉、〈听爸爸的话〉与〈我要夏天〉。

从〈算什幺男人〉与〈听爸爸的话〉两首歌可以一窥周杰伦的爱情观,基本上他希望在爱情里当一个强者,他对自己的魅力有信心,也要求自己带给对方幸福,只是相对地,也会对女方有所期待,而如果过头了,就会变成控制。〈我要夏天〉是专辑里比较摇滚的歌曲,轻鬆欢快,有些五月天。周杰伦的曲风海纳百川,当代所有音乐元素几乎都找得到,但他的摇滚成分很淡薄,毕竟成长在摇滚式微的年代。

周杰伦在每张专辑都自写歌词三首左右,这件事很有意思,依照这样的书写份量,他算不上一个词曲全包的创作型歌手,照理说以他的才华,应该会耿耿于怀,想要更上层楼,但显然他安于这样的写词比例。你若细看他每张的写词者,总是三、六、二、一,也就是自写三首,方文山写六首,黄俊郎两首,然后有一首客座。如果说他倚赖方文山与黄俊郎,又为何不把所有歌词交给他们写?实在耐人寻味。

或许这就是周杰伦唱片的主要风格吧,既然曲式那幺丰富多元,当然词意也要繁複杂沓。周杰伦的歌都做得很满,词曲如此,编曲也是,各类曲风、各种配器,层层叠叠、相互掩映,显得如此缤纷多彩、热闹非凡。

《唉呦,不错哦》里这三首周杰伦自写歌词的歌,算是饶舌段落比较少的歌,至于〈鞋子特大号〉、〈阳明山〉与〈一口气全唸对〉等,这些以饶舌为主体的歌,歌词都是方文山所写。

这样的情况,在他先前的唱片就是如此,周杰伦做为一个嘻哈歌手,他的饶舌歌词竟然都是别人所写,是一件奇怪的事。写词功力不够是周杰伦的音乐天限,即使他拥有这幺多叫好又叫座的唱片,但他的音乐地位还很难跟罗大佑、李宗盛、陈昇、伍佰这些创作型歌手并驾齐驱。

〈鞋子特大号〉是首支MV,也符合专辑名称逗趣调皮的意味,算是主力歌曲。这首歌又是周杰伦穿越时空、盗取音乐灵感的特技表演之一,主题是卓别林,曲调轻鬆流畅,饶舌一段后,副歌是十分抓耳的简单乐句,MV则是卡通化的嘻闹氛围。

然而〈鞋子特大号〉这首歌,正好彰显了横亘在周杰伦眼前的创作困境。周杰伦已经35岁,迈入前中年了,他写卓别林,竟然还只是停留在表面的圆顶帽、大鞋子,完全没有触及卓别林的社会讽刺内涵。周杰伦唱歌,咬字习惯含混带过,别人听不懂就罢了,怕的是连他自己都不在意歌词内涵。周杰伦不是一个没有社会意识的艺术家,这点若能突破,将可将他的艺术成就带向新境界。

〈阳明山〉说是写八○年代的三贴机车夜游,周杰伦在MV里穿垮裤大跳街舞,十分带劲,像是十几二十岁的小伙子,其实没有必要,前中年就是不一样,跟昆凌的21岁绝对有差。至于〈一口气全唸对〉,机关枪式快速念咒语,除了展现舌头功夫,没什幺深义。

方文山还是写了一首中国风的〈天涯过客〉,周杰伦捕捉优美旋律的天赋还是那幺让人惊叹,音符层层铺排,宛如被风吹起的落叶,优雅翻飞、翱翔、拔高、缓缓落下,一切如此轻盈流畅不费力。

方文山也帮忙写了〈怎幺了〉、〈手写的从前〉两首现代情歌,词意是缅怀逝去的爱情,唯美浪漫,比较适合校园恋情,由周杰伦来唱显得幼稚了些。方文山写现代恋情,像是拿文言歌词翻成白话,美美的,但不新不旧,不痛不痒。其实这类歌词写什幺,或许周杰伦也不在意,他的旋律像是无所不能的黏稠焗烤起司,把所有材料包裹起来,混杂成了滋味浓郁的食物。

黄俊郎写了〈窃爱〉,还有一首客座写词的〈美人鱼〉,词意有些清新,但在周杰伦的曲子底下,都成了特色鲜明的周式情歌,七分R&B,三分饶舌。周杰伦就是忍不住要饶舌。

总体来说,这张新专辑延续了先前几张的格局与架构,但整体词曲水準并没有超越上一张《十二新作》。周杰伦就要为人夫,或许不久也要当爸爸,未来他还要继续像青少年一样带歪帽、比手势,在萤幕上大跳嘻哈吗?值得他思考。